方剂·以法统方

    •     凡以清热药为主组成,具有清热、泻火、凉血、解毒等作用,用以治疗里热证的方剂,统称清热剂。属于“八法”中的“清法”。

          清热剂的应用原则:一般是在表证已解,热已入里,而且是里热虽盛,但尚未结实的情况下使用。
          【分类】:清气分热、清营凉血、清热解毒、清脏腑热、清热祛暑、清虚热。
          【注意】:
          1.首先要辨清热的性质。
          2.应明辨“热证”的真假。
          3.注意病者体质:阴虚之人当清中护阴,阳虚之人清法不可太过。
          4.权衡病之轻重──不可“杯水车薪”,又不可诛伐无辜。
          5.热为阳邪,热盛易伤津液,故注意救阴存津。清法皆用寒凉之药,易败胃伤阳,须注意保护脾胃功能。
          6.热邪炽盛,服清热药入口即吐者,可于清热剂中少佐辛温之姜汁,或采取凉药热服的方法。
          7.屡用清热泻火而热不退者,乃因“寒之不寒,是无水也”的缘故,应立即改用壮水滋阴之法。

    •     清气分热剂,主治热在气分。邪入气分,一般是指表邪已罢,里热渐盛,所以有发热、不恶寒反恶热、多汗、口渴、脉洪大等证,实即《伤寒论》的阳明经证。
          邪在气分的治疗,以清热保津而立法,常用辛甘大寒的石膏与苦寒质润的知母等为主组方;对于热病之后,气分余热不清、气阴两伤者,除用石膏之外,并用清热除烦的竹叶,与益气养阴的人参、麦冬等配伍。
          代表方如白虎汤、竹叶石膏汤。
       
    •     清营凉血的方剂,具有清营透热,凉血散瘀,清热解毒的作用。适用于邪热传营,热入血分诸证。入营之证见有身热夜甚,神烦少寐,时有谵语,或外布隐隐斑疹等;入血之证见有出血、发斑、如狂、谵语、舌绛起刺等。

          本类方剂的组合,入营、入血均用犀角、生地以清营凉血为主,其中由于入营邪热多由气分传来,故配用银花、连翘、竹叶促其透热转气。入血邪热每多迫血妄行而致出血、发斑;而且络伤血溢每易留瘀;热与血结亦可成瘀,故配用丹皮、芍药等,既能散瘀,又能凉血,以止血而不留瘀。清营的代表方为清营汤;凉血的代表方如犀角地黄汤。

    •     清热解毒剂,具有清热、泻火、解毒的作用,适用于温疫、温毒或疮疡疔毒等证。若三焦火毒炽盛,症见烦热,错语,吐衄,发斑及外科的疔毒痈疡等;胸膈热聚,可见身热面赤,胸膈烦热,口舌生疮,便秘溲赤等症。本类方剂常以黄芩、黄连、连翘、金银花、蒲公英等清热解毒泻火药物为主组成。若便秘溲赤,可配伍芒硝、大黄等以导热下行;疫毒发于头面红肿者,可在清热解毒药中配伍辛凉疏散之品,如牛蒡子、薄荷、僵蚕等;热在气分则配伍泻火药;热在血分则配伍凉血药。
          代表方剂:黄连解毒汤、普济消毒饮、凉膈散、仙方活命饮

    •     清脏腑热剂,具有清解脏腑、经络邪热的作用,适用于邪热偏盛某一脏腑所产生的火热证候。

          本类方剂是按所治脏腑火热证候不同,分别使用不同的清热方药。如心经热盛,用黄连、栀子、莲子心、木通等以泻火清心;肝胆实火,用龙胆草、夏枯草、青黛等以泻火清肝;肺中有热,有黄芩、桑白皮、石膏、知母等以清肺泻热;热在脾胃,用石膏、黄连等以清胃泻热;热在大肠,用白头翁、黄连、黄柏等以清肠解毒。 

          【代表方剂】:
      导赤散 龙胆泻肝汤 左金丸 泻白散 苇茎汤
      清胃散 玉女煎 芍药汤 白头翁汤 

       

    •     清热祛暑剂,适用于夏月暑热证。症见身热烦渴,汗出体倦,小便不利,脉数等。其治法基本与温热病相同。但夏月淫雨,天暑下迫,地湿上蒸,湿热之邪易于相间为患,故暑多挟湿;暑为阳邪,易伤气阴;夏暑炎热,每多喜纳凉饮冷,故又易兼表寒。对暑病的治疗,如暑月感寒,应祛暑解表,方如香薷饮(见解表剂);兼湿邪者,法当清暑利湿;暑伤元气,兼气虚者,又当清暑热而益元气。代表方如六一散、清暑益气汤。 

    •     清虚热剂,具有养阴透热,清热除蒸的作用。适用于热病后期,邪留未尽,阴液已伤,出现暮热早凉,舌红少苔;或由肝肾阴虚,以致骨蒸潮热或久热不退的虚热证。本类方剂常以滋阴清热的鳖甲、知母、生地与清透伏热的青蒿、秦艽、柴胡、地骨皮等配合成方。若兼气虚应合益气药,热甚佐以苦寒泻火药。代表方剂如青蒿鳖甲汤、清骨散、当归六黄汤等。 

    •     凡用补益药为主组成,具有补养人体气、血、阴、阳等作用,主治各种虚证的方剂,统称补益剂。属于“八法”中的“补法”。《素问 三部九候论》说:“虚者补之”,《素问 至真要大论》说:“虚者益之”。都是补益剂的立论根据。

          【分类】:补气剂、 补血剂、气血双补剂、补阴剂、补阳剂、阴阳双补剂
          【注意】:
          1.血不自生,须得生阳气之药,血自旺矣(然气虚一般以补气药,较少配补血药,防其阴柔碍胃)
          2.善补阳者,必于阴中求阳,则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,善补阴者,必于阳中求阴,则阴得阳升而源泉不竭。
          3.“有胃则生,无胃则死”,在脾胃功能不足时,应配以理气健脾,和胃消化的药物,以资运化。
          4.应辨别虚实的真假。《景岳全书》曾说:“至虚之病,反见盛势;大实之病,反有羸状。”
          5.正气已伤而余邪未尽,则应扶正祛邪。
          6.滥用补剂,不仅无效,反而有害。
          7.煎煮时间宜长,空腹或饭前服用。

    •     补气剂,适用于脾肺气虚的病证。症见肢体倦怠乏力,少气懒言,语音低微,动则气促,面色萎白,食少便溏,舌淡苔白,脉虚弱,甚或虚热自汗,或脱肛、子宫脱垂等。

          常用补气药如人参、党参、黄芪、白术、甘草等为主,根据兼夹证的不同,分别配伍理气、渗湿、升阳举陷、补血、养阴、疏风解表之品组成方剂。

      【代表方剂】:四君子汤、参苓白术散、补中益气汤、玉屏风散、人参蛤蚧散、生脉散

    •     补血剂,适用于血虚的病证。血虚与心、肝、脾最为密切。症见面色萎黄,头晕目眩,唇爪色淡,心悸,失眠,舌淡,脉细,或妇女月经不调,量少色淡,或经闭不行等。

          常用补血药如熟地、当归、芍药、阿胶、龙眼肉等为主,根据病证的需要和药物的特性,适当地配伍活血祛瘀、补气、或理气之品组成方剂。

      【代表方剂】:四物汤、当归补血汤、归脾汤

    •     气血双补剂,适用于气血两虚的病证。症见面色无华,头晕目眩,心悸怔忡,食少倦怠,气短懒言,舌淡,脉虚无力等。常用补气药如人参、黄芪、白术等与补血药如当归、熟地、白芍、阿胶等共同组成方剂。

          【代表方剂】:八珍汤、泰山磐石散 

    •     补阴剂,适用于阴虚的病证。症见形体消瘦,头晕耳鸣,潮热颧红,五心烦热,盗汗失眠,腰痠遗精,咳嗽咯血,口燥咽干,舌红少苔,脉细数。常用补阴药如熟地、麦冬、沙参、阿胶、龟版等为主组方。由于阴虚易从热化,故应适量配伍清热之品。此外,根据兼夹证的药物特性的不同,有时需配补阳、理气之品组成方剂。

          【代表方剂】:六味地黄丸、左归丸、大补阴丸、百合固金汤、补肺阿胶汤、一贯煎 炙甘草汤 益胃汤

    •     补阳剂,适用于阳气虚弱的病证。阳虚与内脏的关系,以心、脾、肾为主,有关心、脾阳虚的方剂,已在温里剂介绍,本节主要论述治疗肾阳虚的方剂。肾阳虚症每见面色苍白,形寒肢冷,腰膝痠痛,下肢软弱无力,小便不利,或小便频数,尿后余沥,少腹拘急,男子阳痿早泄,女子宫寒不孕,舌淡苔白,脉沉细,尺部尤甚等。

          常用补阳药如附子、肉桂、巴戟天、肉苁蓉、仙灵脾、鹿角胶、仙茅等为主,配伍利水、补阴之品组成方剂。

      代表方剂:肾气丸、右归丸 

    •     阴阳并补剂,适用于阴阳两虚的病证。症见头晕目眩,腰膝软,阳痿遗精,畏寒肢冷,自汗盗汗,午后潮热等。 

          常用补阴药如熟地、山茱萸、龟版、何首乌、枸杞子和补阳药如肉苁蓉、巴戟天、附子、肉桂、鹿角胶等共同组成方剂,并根据阴阳虚损的情况,分别主次轻重。代表方如地黄饮子、龟鹿二仙胶等。

          【代表方剂】:地黄饮子、龟鹿二仙胶、七宝美髯丹 

    •     凡以理气药为主组成,具有行气或降气的作用,以治疗气滞或气逆病证的方剂,统称为理气剂。

          气为一身之主,升降出入有序,内而脏腑,外而肌腠,周行全身,以维持人体的正常生理活动。若因情志失常,或寒温失调,或饮食失节,或劳倦太过等因素,均可使气之升降失常,引起脏腑功能失调,而产生多种疾病。故《素问 举痛论》说:“百病生于气也”。
          理气之法是根据《素问 至真要大论》中“逸者行之”、“结者散之”、“高者抑之”及《素问 六元正纪大论》中“木郁达之”等理论而立。
          气病的范围较为广泛,病变也较为复杂,但概括起来,不外气虚、气滞、气逆三个方面。气虚证的治法与方剂在补益剂中论述,本篇主要论述气滞和气逆证的治法与方剂。
          气滞以肝气郁结与脾胃气滞为主,气逆以胃气上逆和肺气上逆为主。
          气滞法当行气,气逆自当降气,故本篇方剂分为行气与降气两大类。
          使用理气剂首先要辨清虚实,勿犯虚虚实实之戒。
          若气滞实证,误用补气,则气滞愈增;若气虚证,误用行气,则更伤其气。
          其二,气滞而兼气逆者,宜行气与降气并用;若兼气虚者,则需配伍补气之品,以虚实兼顾。
          其三,理气剂多属芳香辛燥之品,易伤津耗气。应适可而止,慎勿过剂,尤其对年老体弱者或阴虚火旺者以及孕妇等,均当慎用。

    •     行气剂,具有舒畅气机的作用,适用于气机郁滞的病证。
          气滞一般以肝气郁滞与脾胃气滞为多见。

          肝气郁滞主要表现为胸胁胀痛,或疝气痛,或月经不调,或痛经等,常选用疏肝理气药如香附、乌药、川楝子、青皮、郁金等为主组方。   

          脾胃气滞主要表现为脘腹胀痛,嗳气吞酸,呕恶食少,大便失常等,常选用疏理脾胃气滞的药如陈皮、厚朴、木香、枳壳、砂仁等为主组方。

          由于病情兼挟有异,因此在组方时还应视其具体情况灵活配伍。代表方有越鞠丸、半夏厚朴汤、瓜蒌薤白白酒汤、枳实消痞丸等。

    •     降气剂,具有降气平喘或降逆止呕的作用,适用于气机上逆的病证。
          气逆之证主要表现为肺气上逆和胃气上逆两个方面。
          肺气上逆以咳喘为主要见症,常选用降气平喘药物如苏子、杏仁、款冬花、紫菀等为主组方。
          胃气上逆主要以呃逆、呕吐、噫气等为主要见症,常选用降逆止呕药物如旋复花、代赭石、半夏、竹茹、丁香、柿蒂等为主组方。
          因气逆之症有寒热虚实和兼证的不同,因此降气剂中配伍各异,或配清热、或配温里、或配补气、或配祛痰等。代表方剂如苏子降气汤、旋覆代赭汤。
  •     凡以驱虫药物为主组成,具有驱虫或杀虫等作用,用于治疗人体寄生虫病的方剂,统称为驱虫剂。

        驱虫剂常选用的驱虫药如乌梅、槟榔、雷丸、鹤虱、苦楝根皮等为主组方。
        【注意】:
          1.要空腹服,忌油腻。
          2.要注意掌握剂量,有些驱虫药含有毒性,易伤正气,甚或中毒。
          3.有些驱虫药具有攻伐之力,对年老体弱以及孕妇要慎用。
          4.服驱虫药后,要注意调理脾胃,以善其后。

  •     凡以涌吐药物为主组成,具有涌吐痰涎,宿食、毒物等作用,以治疗痰厥、食积、误食毒物的方剂,统称为涌吐剂,属“八法”中的“吐法”。 

    【注意】
        1.本类方剂常用于中风、癫狂、喉痹之痰涎壅盛、宿食停留胃脘,毒物尚留胃中,以及干霍乱吐泻不得等,病在上、中焦,病情急迫而又急需吐出之证。
        2.本类方剂作用迅猛,易伤胃气,应中病即止,年老体弱、幼儿、孕妇产后均宜慎用。
        3.服涌吐剂后呕吐不止者,可服姜汁少许,或服冷粥、冷开水等以止之。仍不止,则据所服吐药的不同而进行解救。
        4.服涌吐剂后不吐者,以翎毛或手指探喉,亦可多饮开水,以助其吐。
        5.服药得吐后,须令病人避风,同时要注意调理脾胃。